龍警網歡迎您! 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

【刑警本色】崔道植:63年堅守一線的“刑偵專家”

時間:2018-05-25 14:47:42       來源:省公安廳      欄目編輯:呂麒麟

《<人民公安>雜志》崔道植:63年堅守一線的“刑偵專家”


記者 馮銳


  他是公安部首聘的8名特邀刑偵專家之一,半枚指紋、一道槍痕、幾顆子彈,他憑借這些蛛絲馬跡,撥開案情的重重迷霧,鎖定真兇;如今85歲仍處一線,在崗堅守63年,是中國第一代刑事技術警察;他的工作筆記堪稱一部共和國的刑偵要案大事記;他數十年與冰冷的槍彈為伴,卻始終保持著對刑偵事業的無限熱忱,檢驗鑒定的痕跡物證超過7000件,無一差錯……




  甘肅白銀案攻堅時刻,有一位82歲老人從哈爾濱坐著火車,一路倒車輾轉來到白銀。一路上,老人沉默不語,誰也不會在人群中過多注意這樣一位老人,誰也不能想象這位老人會是比肩福爾摩斯的共和國刑偵專家崔道植。

  張君特大系列搶劫殺人案、白寶山襲軍襲警案、鄭州特大持槍搶劫殺人案、白銀系列奸殺案,魔影重重……在這些轟動全國的大案要案背后,都會有崔道植那清瘦身影一次次徘徊。正是那個清瘦的身影,有著普通刑警難以企及的張力,數千起刑事案件鑒定無一差錯,也撕下了一張又一張罪惡畫皮。

  不僅僅是偵查技藝高超,公安部刑偵局的同志熟悉了崔老的工作作風:他不愿給別人添麻煩,每次來京執行公安部工作任務,年逾八旬卻都是擠公交和地鐵,從來不讓接送……即使白銀那樣的案子,老人家當時82歲,也是獨自坐著火車從哈爾濱奔向白銀的。飛機票貴,老人一向是能省就省……崔老,中國刑偵的精神高地……

  一起工作過的老同志都說,即使當年在工作崗位上的時候,崔老的工作作風也是超乎尋常的,身為處長的崔道植是有專車的,但他卻常年騎著自行車上班。許多年來,在黑龍江省公安廳院子里,有著各種各樣的正能量,而崔道植無疑是其中的一項重磅元素。

  什么是工匠精神?工作怎么干?生活怎么過?中國共產黨黨員怎么當?這位聲名顯赫的刑偵專家給我們樹了典范。

  生命無黃昏:每破一個案子,就年輕一次;每攻下一個難題,就年輕一回

  鍋里煮著粥,電視里播放著早新聞,崔老仔細打掃、擦拭著45平方米小屋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天,崔老都會親力親為重復著同樣的家務。

  今年,崔老已經85歲了,如此做家務的模式不能不說是個傳奇。白發蒼蒼的崔老說,親自做家務是多年習慣,也是一種鍛煉身體的有效方法,此類家務活是從來不會請保姆來做的。

  85歲的崔老,看起來60多歲的樣子,而做起事來的干凈利落和談吐間的邏輯思維,給人的感覺和40多歲正當年的人毫無差別。采訪時,崔老為我泡茶的時候,從他往杯子里投擲茶葉又倒水的快速動作來看,他是一個標準的急脾氣,完全沒有當下人把玩茶道的那種不溫不火。為我泡茶的可是一位85歲高齡的老人啊,一位享譽全國的資深刑偵專家,一位即使是克里斯蒂神筆也難以企及的現實版“福爾摩斯”。

  崔老和老伴的房間極其干凈整潔,整個房間里都充斥著一種高度潔凈的清澈味道。這個時候,令人驚詫的不是老人高超的刑偵技藝,而是他整個精神狀態的飽滿和行動能力的健碩。

  比崔老小兩歲的老伴同樣身體狀況良好,但唯一遺憾是因為小腦萎縮導致情緒控制出現問題,行為舉止往往會像兩三歲小孩那樣。

  見到崔老的一剎那,同時也見到了崔老背后的老伴,老伴像個小孩子那樣做出假裝要捶打、責怪崔老的樣子,但終沒有下手,令人感覺她不喜歡家中來客,可在我真正走進房間的時候,老人又跳起了歡快的朝鮮族舞蹈以示歡迎。崔老搖著頭嘆息說:她以前是省醫院腦電科主任、專家,自己老了卻得了腦病……

  和崔老聊天過程中,老伴經常會過來“攪局”,比如她一次又一次拿著老花鏡來到我旁邊說送給我。我多次推脫說有好多眼鏡,哎……送你一個,拿著……再比如她一次又一次很不高興地對我和崔老說:吃飯,該吃飯了……

  這個過程,我們的談話完全沒有被叨擾的感覺,但生命暮年的蒼涼之感還是令人心碎的,可崔老始終是那樣地耐心,他一遍又一遍像哄著小孩那樣對老伴耐心耳語:不要鬧,不要鬧,看電視,看電視……

  每一聲的細微叮囑,都可以清晰感覺到一種恰到好處的溫度和一種鮮有的耐心。人世間夫妻之愛的極致,就在這樣一種互動中流露出來。談話間,崔老一次次責怪自己:我退休以后啊,依然常年在外工作,和老伴少了交流,她整天沒人說話最后患上了小腦萎縮,如果每天我哪怕和她通個電話,她也不會患上這種病——記住,和家里老人一定要常常通電話,調動老人腦細胞;將來老的時候啊,和老伴也要常常聊天、交流……

  25年前,崔老退休的時候,完全沒有老態,很多人說他越活越年輕并問他秘訣,崔老當時說:秘方倒是有,那就是工作。每破一個案子,就年輕一次。每攻下一個難題,就年輕一回。我的座右銘——人生價值在于奉獻!

  25年過去了,崔老從來沒有離開過工作,公安部給他下達的任務也是一個接著一個;但是,他的忙碌卻唯獨忽略了老伴,老伴的病痛也成為崔老唯一的心病。兒子們說:我媽這一輩子啊,所有一切都給我爸奉獻了。

  崔老是我1998年參加公安工作時便一直崇拜的偶像,當時為了能夠像老人家一樣心無旁騖從事一項專業性很強的公安業務工作,到處托人申請調入市公安局刑警支隊痕紋檢驗科,但終究沒有結果。那個時候,完全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會和崔老在一個院子里工作,更沒有想到未來的某一天會與老人家面對面,去了解和記錄一段段與他有關的風塵仆仆。

  事實上,即使在我剛剛參加工作的時候,崔老便已經在省公安廳工作的崗位上退休了。退休二十多年以來,崔老退而不休,黑龍江省公安廳一直給他留著專用辦公室,崔老的傳奇故事因此一直不斷更新著。公安廳的院子里,能夠時常見到老人家的身影……那個身影雖然大多顯得清冷孤獨,但那意如磐石的風骨、那清淡如茶的人格,絕對是大多無法比擬的楷模……

  年過耄耋的崔道植依然精神矍鑠,聲音高亢洪亮,絲毫聽不出是85歲的老人。嚴謹了一輩子的崔道植對記者千叮嚀萬囑咐:這兩年啊,我的記憶力有點兒下降了,那些案子的大框我都還記著,細節我不太清楚了,你一定要多查查以前的資料,可千萬別弄出差錯……

  苦難鍛造出的堅強靈魂:從鑒定書都不會寫的偵查員到中國著名彈痕專家

  從一個只有初中文化的普通偵查員到一個掌握高深刑事科學技術、獲取多項國家級科研發明獎項的刑偵專家,60多年來,崔道植鉆研不輟,樂在其中。

  崔道植出生在吉林省梅河口一個貧困的朝鮮族家庭。4歲時父親去世,6歲時媽媽也走了,是爺爺拉扯他和姐姐長大。家里困難得實在沒辦法,姐姐14歲就出嫁了,后來爺爺奶奶也走了,他成了孤兒。

  爺爺走了,但爺爺教會自己背誦的《三字經》卻是牢記一生的。生活的苦難,沒有讓后來的崔道植抑郁寡歡,崔道植反而有著更強大的意志力和堅韌的執著精神,這與他受到的早期教育有關,但更應該歸結為幸運地早早走進組織大門。17歲的時候,崔道植加入中國人民志愿軍等待趕赴抗美援朝戰場,19歲就入了中國共產黨。1955年,崔道植從部隊轉業被分配到黑龍江省公安廳,成了國家第一代刑事技術警察。崔道植是當時黑龍江省唯一的刑偵技術人員。

  最初時候聽說要當警察,崔道植是不喜歡的。因為那時候關于警察的印象都是偽滿洲國時期軍警憲特概念,但后來很快意識到自己當的是共產黨的警察,共產黨的警察和舊社會是完全不一樣的。采訪時,已經85歲的崔道植在那個陽光明媚的房間里感慨:這一輩子當警察啊,當對了,不后悔……

  剛參加工作的崔道植遇到了許許多多的困難。由于只有初中文化,最初出現場寫鑒定書都不會,工作出現了很多難題。一年后,崔道植考取了中央民警干校(現中國刑警學院),后來又先后在哈爾濱業余職工大學、哈爾濱醫科大學深造,學習鉆研刑事科學技術以及與之相關的知識。在長期的工作實踐中,崔道植在槍彈痕跡檢驗技術的實踐與理論探索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他遇到的每一個難題,都會認真分析,一定要找到解決的辦法。從1955年從警至今,崔道植檢驗鑒定的痕跡物證超過了7000件,平均每3天鑒定一件罪案痕跡,無一錯案。

  崔道植感慨:“老老實實地說,這份工作是比較辛苦,但是在那么亂、那么復雜的現場,經過艱苦努力,發現了一枚指紋,發現一個什么足跡,就會非常高興。如果偵查部門再給我送來比對的樣本,用這個東西破了案,真的起了作用,那不就更高興了嗎?”

  2002年,黑龍江省的一個小縣城發生了一起命案,母子兩人在家中遇害,現場只遺留下半個帶血的指紋。這半個血指印,經過多家權威鑒定機關檢驗,均得出“指印特征少,不具備認定條件”的結論。直到2007年,這起案件始終未能偵破。

  “這起案件我記得很清楚,我是2007年9月2號接到此案現場遺留的那半個血指印的。”崔道植回憶,他利用自己研究的《痕跡圖像處理系統》成功地進行了修復處理,經過反復觀察檢驗,從中發現了多個細節特征,從而認定當時的嫌疑對象作案證據不足,警方釋放了原本具有作案嫌疑的嫌疑人。

  為了重新確定嫌疑對象,經過兩個多月的排查,辦案民警又向崔道植提供了42名犯罪嫌疑人的指紋。“我利用兩天兩夜的時間,把這42個指紋都看完了,其中有一個人的左拇指印在種類、個別特征的數量、位置、相互關系上均符合。即便這樣,我也沒有過早下結論,既不能冤枉一個好人,也不能放過一個壞人。”

  崔道植又親自來到了案發地重新捺印此人的指紋,又在計算機上比對了一個多小時,發現有7點比較穩定的個別特征,具備同一認定的條件,認定殺人現場報紙上留下的血手印,就是他的左手拇指外側留下來的。根據這個指紋,公安機關立即對犯罪嫌疑人進行了訊問,嫌疑人供認不諱,至此,這件沉積了五年的命案終于偵破。

  崔道植回憶:“受害的這一家人精神上得不到安慰,解決不了這個疙瘩,你說他生活有什么意義啊。所以對我們來講,沒有大案小案之分,只要老百姓刑事案件需要解決的,那毫無疑問,我們必須認認真真地給他解決好。”

  “看痕知槍”“觀彈知人”:85歲老者至今仍是中國警界重大疑難刑事案件痕跡鑒定的權威專家

  1999年9月,65歲的崔道植被新中國成立后公安部首聘的刑偵專家,此后,每年奔波于全國各地,參與偵破的重大刑事案件多達數十起,他的痕跡鑒定技術也在實踐積累中漸入化境,至今仍是中國警界重大疑難刑事案件痕跡鑒定的定海神針。

  2000年12月9日,河南省鄭州市發生一起特大持槍搶劫殺人案。4名蒙面歹徒沖入鄭州市某銀行,用炸藥炸開營業柜臺的防彈櫥窗后,當場搶走200多萬元現金。此案頗為棘手之處在于歹徒在行兇過程中使用的是獵槍,由于當時公安機關對彈道分析的對象還僅限于軍用槍彈,有關獵槍的彈道理論研究幾乎是空白。

  崔道植又一次領命于危難時刻,從上世紀90年代末期開始,以獵槍作為兇器的個案數量開始上升,作為一名彈痕鑒定專家,決不能坐視自己的專業領域出現空白。“我一聽說是獵槍作案,心里已經有底兒了。”

  崔道植清晰記得現場勘查情況:“那是很特殊的弧形線,一毫米的差就能區分開這是重慶還是湖南造的獵槍。當時,我就很有把握地說,作案的獵槍是湖南獵槍廠生產的。”

  崔道植對獵槍種類的精確鑒定,對案件偵破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循著這個線索,2001年6月13日,警方成功抓獲主犯,并在其住處查獲5連發獵槍一支以及獵槍子彈數百發。令人驚奇的是,這支獵槍的生產廠家與崔道植的鑒定結論完全吻合。

  2001年至2003年,沈陽市又發生系列持槍搶劫運鈔車案,疑犯遺留在現場的一件棉大衣引起了崔道植的注意。“大衣比較臟,我本想判斷犯罪分子比我高還是矮,竟然發現了大衣上有槍管摩擦的痕跡,這是犯罪嫌疑人把槍包在懷里時留下的。”根據這一細微的磨損痕跡,崔道植準確地推斷出了涉案獵槍的種類,“應該是平式掘把式獵槍。”

  還有一次在偵破一起持槍殺人案件時,崔道植查看了案發現場的槍擊痕跡后,當場提出了和警方前期勘查相反的意見:槍支不是在門口往里打的,而是站在里頭往外打的。而且通過三點成一線,測試出犯罪嫌疑人身高一米七三左右。根據槍彈痕跡就能如此精確地推斷出疑犯的身高?大部分辦案民警對此將信將疑。然而根據崔道植提出的線索,很快這個案子破了,一量犯罪嫌疑人的身高,就是一米七三!崔道植“觀彈知人”的絕技著實令人稱奇。

  提起“看痕知槍”“觀彈知人”的絕技時,崔道植說:“搞現場勘查技術的任何環境我都經歷過,經驗技巧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一定要細致!有時為了發現足跡,那就得趴著看。現在有個別的年輕同志哈著腰手插在兜里面,那是‘看現場’而不是‘勘現場’,肯定會有所遺漏。”

  提起長壽秘訣脫口而出:米飯、辣白菜、大醬湯……

  回憶過去的刑偵經歷,一旦有了破案線索,崔道植說得最多的兩個字就是:“高興”,說起自己的晚年生活,崔道植也用兩個字形容:“幸福”。他笑著說:“我身體還是不錯的,老伴記憶力下降,曾經走丟過兩次,身邊可不能離開人,我得時時刻刻陪著她!因為工作在全國各地跑,老不著家。家里三個孩子都要她照顧,她為這個家付出的比我多。現在我倆都老了,年輕時候對她的關心照顧不到位,我得找補回來啊!”

  由于常年忙于偵查破案,直到退休之后,崔道植才和老伴兒照了唯一一張夫妻合影。如今,崔道植的三個兒子全部子承父業成了警察。崔道植對記者說:“老大是省警校畢業的,從事公安工作,老二老三先參軍,轉業之后也成了警察,老三做的還是我的‘老本行’。”

  半個多世紀辨槍識彈,一次又一次彈雨尋兇。如今,這個85歲的“老偵查員”依舊充滿激情與活力,并且愈發的淡定與從容,辦公桌上的電腦時刻都在工作,旁邊的一個顯微鏡隨時待命。

  “工作可沒停,現在是信息時代,都是圖像傳輸,不論是公安部的,省里的,我幫忙看看然后傳回給辦案單位,能做就做一些。現在每天都看中央電視臺的新聞聯播,我這一輩子,見證了祖國翻天覆地的變化,是黨培養我長大,給了我這么多經歷和榮譽。”

  提起長壽秘訣,崔老有點疑惑樣子,但很快脫口而出:米飯、辣白菜、大醬湯……

  崔老還詳細教我一遍入秋時候的辣白菜制作方法,比如要用上好的辣椒,要加蘋果和梨子但也不要太多,要找到一個菜窖才是最好等等。說起辣白菜,崔老進一步說起了自己的出身。他家祖祖輩輩原本是在韓國生活,就是部署薩德導彈那個地方,當年其實就是窮山溝,由于日本人當時的統治太過兇殘,鬧得不像話,爺爺無奈一路北上逃荒,最后來到吉林梅河口這個地方。崔家離開祖居地近一百年,但白色民族的潔凈習慣一直保持著,對辣白菜的青睞也一直保持著。

  提起這些,崔老一直笑著,可以充分感覺到老人家那份從容樂觀心態。其實,崔老的長壽秘訣和這樣一種心態最為有關,他的笑容因此總會如朝陽一般遠離黃昏。

  我說:“崔老,您身體這么好,應該制定一個生命目標,比如超過100歲。”

  崔老笑了,說:“活得太久不好,如果太老了卻不能給社會作貢獻、不能工作,那是沒有意義的;但是,我倒是真想看看咱們國家越來越強大的樣子……”

  走出崔老家大門,腦海中由衷出現了一個設問句——什么是工匠精神?工作怎么干?生活怎么過?中國共產黨黨員怎么當?崔道植的自律精神,在工作、生活及信仰層面給出了清晰的答案。

  

  鏈接:個人簡介

  崔道植,男,1934年6月17日生,朝鮮族。自1955年參加公安工作以來,始終從事刑事科學技術的研究和應用工作,原任黑龍江省公安廳刑事技術處處長、高級工程師,全國著名的痕跡檢驗專家。先后榮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六次;兩次被評為全省政法戰線先進工作者;1992年被國務院評為國家有突出貢獻的科技專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貼;1999年被公安部聘為首批特邀刑偵專家。

 


分享到:

黑龍江省公安廳主辦 黑龍江省公安廳宣傳處承辦
政府網站識別碼:2300000031
公安備案號:23010302000456
備案序號:黑ICP備05006531
技術支持:黑龍江省公安廳科技信息化處
地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中山路145號
電話:0451—82696114

急速赛车官网 2019白姐中特玄机料 手机免费麻将平台 福建快三 玩幸运飞挺稳赚技巧 王者捕鱼纯正电玩 老11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微乐河北麻将 双色球胆拖对照表 多乐彩票骗局怎么举报 快乐赛车 人人猜球彩票 棋牌下载app送28 奇葩脱口秀app真的可以赚钱吗 广西11选5 玩江苏快三的平台 快乐10分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