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警網歡迎您!2019年01月28日 星期一

  | 添加收藏 | 設為首頁

警察紀念碑

時間:2016-03-29 10:05:33       來源:無      欄目編輯:



 

  (張放)每年清明,春回大地之時,藍色的天空和濕潤的黑土總讓我想起黑龍江公安英烈公墓。它靜默地矗立在賓縣二龍湖畔,高聳的大理石墓墻上鐫刻著900多位公安英烈的名字。他(她)們有的英勇犧牲在對敵斗爭、打擊犯罪、維護治安的第一線;有的光榮獻身于搶險救災、扶貧解困、為民服務的工作中;有的積勞成疾,生命不息、奮斗不止,犧牲在自己摯愛的工作崗位上。他們用生命和熱血譜寫了一曲曲壯麗詩篇,是我省近十萬公安戰士的杰出代表,是標注龍江公安歷史的精神坐標,是向慕平安正義,追求“忠誠、為民、公正、廉潔”警魂的價值底座。

  悲傷流轉在高大的墓墻上。那一個個或熟悉或陌生的名字,那一個個曾經活力勃發的旺盛生命,當他們生命之光殞滅,他們共同的根莖在這里交錯連結,讓同為警察的我有一種撕心裂肺的痛感。民警陳首杰,鶴崗公安局興安分局峻德路派出所副所長,在犯罪嫌疑人用槍口對準一位無辜群眾的危急時刻,他孤身沖過去,大吼道:“我是警察!把槍放下!有事沖我來!”歹徒果然將目標轉向首杰,并在搏斗中扣動了扳機,首杰中彈的一剎那,仍保持著前撲的姿勢……昏迷不醒的首杰被送入醫院搶救。鶴崗市各界群眾冒雨來到市中心廣場,將寫有“鶴崗人祈禱好人好報,首杰你醒醒!”等字樣的條幅掛滿廣場的各個角落。人們將點燃的紅蠟燭在地上擺成“首杰”二字,然后圍繞聚集,默默祈禱,希望首杰扛過難關,早日醒來!歷經14個日夜的搶救,終因傷勢過重,首杰于2015年5月14日犧牲,年僅36歲。我為首杰寫下了這樣一首詩:

   

  《警察紀念碑》

   

  彈孔的疤痕,

  在白楊樹干上荒蕪。

  但是,對白楊

  傷口在內部,

  從不愈合。

   

  這是它們的記憶。

  這是我們的淚水;

  臉上干了,

  心里卻裸露了脆弱。

   

  “我是警察!”

  昏眩了罪惡的耳目:

  天地間回旋鼓蕩,

  這吼聲如此豐富!

   

  玫瑰花瓣,

  沿著憂傷的城市流淌,

  在蔚藍的空氣中,

  漸漸朦朧……

   

  紀念碑前,

  列隊的警徽,

  心像白楊葉一樣

  震顫。

  這個清明節,又將有20位公安民警的名字被鐫刻在大理石的墓墻上。這意味著2015年以來,我省又有20名公安民警因公犧牲,他們是龍江公安隊伍身上的20道傷痕,深深地刺痛著全省公安民警和廣大人民群眾的心。讓我們銘記他們的名字:楊文峰、陳首杰、姚欣、王克文、殷呈煒、艾宏宇、趙子龍、傅仁超、張曉凱、楊小偉、侯寶森、劉錦龍、宋曉輝、趙宇、孫志剛、劉國群、梁傳軍、付立安、都建軍、曹旭……他們或壯麗或平凡的感人故事,莫名地感動和激勵著我們;他們走過我們未曾走過的,經歷我們未曾經歷的,付出我們未曾付出的,最后留下了歷史和精神,喚醒我們對生命的尊重和愛,傳遞永恒的價值,讓我們在緘默中景仰,令我們安靜地謙遜。

  警察,真的是“向死而生”的職業!2015年全國公安民警因公犧牲438人、因公負傷4599人。近5年因公犧牲的警察,平均年齡45.3歲,這個年齡,意味著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意味著這些家庭的頂梁柱倒了!天塌了!他們之中,年齡最小的只有18歲;他們的身后留下遺孤2159人(15個遺腹子),1970名警嫂成為遺孀。這一串串數字,何等悲壯,何等慘烈!令天地悲憫,讓生者揪心啊!那些個別在互聯網上抹黑警察、謾罵侮辱警察的人,卻充耳不聞警察及其家屬付出的巨大奉獻與犧牲!事實上,警察同樣也是擋在這些人和罪犯之間的一堵墻。

  在這支隊伍的背后、在犧牲奉獻的背后,不僅有支持我們的廣大人民群眾,更有那些默默無聞支持我們的好警嫂。她們含辛茹苦,孝親敬老;她們相濡以沫、伉儷情深。她們把對丈夫的愛,融化在那漫長的等待中;她們把對丈夫的情,鑲嵌在辛勞的歲月里。七臺河民警趙安良,2012年10月在抓捕惡勢力團伙時被大木棒擊中頭部,顱骨粉碎性骨折,在北京宣武醫院醫治至今,照顧他的警嫂王哲被淚水淋濕了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為此,我寫了詩作《一個人活著時死去》:

   

  《一個人活著時死去》

   

  我讀著這本著名的阿拉伯故事集,

  體味著煎熬敲打身心的秩序。

  宣武病房外的星星一粒一粒,

  落進警嫂的眼眶蕩起漣漪,

  這把心裂開的一千零一夜。

   

  我不認識安良,也不認識他的妻子

  王哲。那又怎么樣?

  我嗅得出街邊丁香的芬芳是悲傷,

  這一千零一夜,白晝也是守著月亮。

  那個小姑娘,他們的女兒

  正站在丁香叢中迅速成長。

   

  這又稱作《天方夜譚》的一千零一夜,

  安良戴著氧氣罩與死神作戰,

  瘦削的警嫂一直在注視著死亡,

  也注視著與安良波浪般的歲月過往。

   

  一個人活著時死去,

  時間變成了黑洞,只是呼吸。

  我的眼睫毛

  再也擋不住淚水的沖擊。

  而此刻,那個被淚水

  淋濕的一千零一夜,

  看上去寧靜而安詳,

  正躺在病榻上休息。

 


   

  我曾問過一位警嫂: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她答:“丈夫能夠每天囫圇個兒出去,囫圇個兒回家!”一位警嫂在回憶自己丈夫時說:“結婚前,只聽說警察工作辛苦,但沒切身感受,婚后才發現比我想象的更苦更累……前年大年三十傍晚,丈夫回到家,一進門就說,有啥活兒我都包了。這回我心里真高興,終于有個團圓年了。沒想到他拖著拖著地板就歪倒在沙發上睡著了。我和孩子想和他說說話,可他睡得那么香。天還黑咕隆咚,他又一骨碌爬起來說‘我還得回所里,越是過節事情越多。’孩子一聽就哇地哭起來,說爸你要陪我過這個年。我是理解他的,但他一走我轉身也哭了。看他不敢回頭的樣子,大概也哭了……”

  警察群體是我國和平年代付出犧牲最大的社會職業。工作危險性大,工作強度大,收入低,職業性疾病增多。在基層采訪時,了解到一位55歲的老警察,他生活十分困難,母親臥床、女兒上大學,下班后他還要去菜市場賣菜,以貼補家用。以下是我用詩歌所作的記錄:

  《煤城,下班后騎車賣菜的警察》

   

  他蹲在賣菜的小販中間

  背倚“倒騎驢”,翻撿著

  地上擠擠攘攘的蔬菜

  眼神專注。黑陶色的手

  讓我確信,是個勤快專一的菜販兒

   

  有人遭搶劫,事發突然

  寒風中呼叫,束手無策

  眾人木訥間,劫匪

  撞上一根瞬間挺拔的肋骨

  劫匪的尖刀洞穿了那條肋骨

  也傻了眼,脖子

  在黑陶色的手里吁吁動了幾下

  沒有一點辦法

   

  警車呼嘯而來

  茫然如謎的劫匪

  耷拉下腦袋

  黑陶色的手摁住

  堅硬的肋骨,止血

   

  你肯定理解什么叫無奈

  但是你,可能不會理解

  一個無奈的人,尤其

  這人是一個警察

  家里病床上躺著

  浸泡在癌細胞里的母親

  女兒握著大學錄取通知書

  正為學費浩嘆

   

  兩千多元的工資

  還不保準按月發放

  每天下班后,內心潮熱

  黑陶色的手,擠在菜販中間

  很像一棵不起眼的菜

  蹲在地上,真的

  沒有一點點辦法

  巨大的奉獻和犧牲一而再地證明,對于責任和使命的堅定與擔當,是警察生命力和價值所在。保護人民群眾的平安和勇于擔當使命的警察隊伍,是正義的力量,是溫暖人心的力量,是建設法治龍江的力量。“誠既勇兮又以武,終剛強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靈,魂魄毅兮為鬼雄。”(屈原《國殤》)那些長眠于地下的警察戰友,他們的功績不會因為逝去而不存在,他們的生命不會因為逝去而虛無。他們曾經發出的光亮和熱能,會綿延傳遞到整個中國警界,傳遞到百姓之中,傳遞到更廣闊的時空,生生不息。

   

分享到:
急速赛车官网 易网体育比分直播 怎么利用花生日记赚钱 微乐棋牌辽宁安卓版 安卓捕鸟达人变态版 亿客隆彩票苹果APP下载 公益彩票软件靠谱么 3d青海快3走势图下载 今晚七乐彩开奖现场 湖北快3新玩法 甘肃快三 金沙棋牌网址 网络麻将平台 快速时时官网 吉林快三平台下载 贵州快3技巧稳赚 五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