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警網歡迎您!2019年07月01日 星期一

  | 添加收藏 | 設為首頁

【關注吧】新華社:高山仰止,豐碑不朽——追記公安部首席特邀刑偵專家烏國慶

時間:2019-07-01 08:48:18       來源:無      欄目編輯:辛姍姍

有一種人,似乎是為了某種使命而降生。

在同事、摯友和后輩眼中,烏國慶便是這樣的人—— “中國的福爾摩斯”,為偵破案件而生、為尋找真相而來。多少人說,有他在,不愁破案沒有方向;多少個棘手復雜的現場,被他發現罪惡的蛛絲馬跡……

走完83年的傳奇人生,烏老平靜地離開人世。6月30日舉行的遺體告別儀式上,他的同事們、后輩們眼含熱淚送他最后一程。“烏國慶”三個字,從此化作難以跨越的高山、獵獵飄揚的旗幟、一座不朽的豐碑。

傳奇:千錘百煉實戰鑄就

對許多摸爬滾打在刑偵一線的民警來說,烏國慶的身影便是“定海神針”。

作為新中國成立之初培養的第一代刑偵專家,烏國慶的名字,與一系列大案、難案、要案的偵破緊緊相連——吉林省吉林市博物館特大縱火案、張君等人系列持槍殺人搶劫案、河北省石家莊市“3·16”系列爆炸案、遼寧省大連市“5·7”空難案、陜西省橫山縣“7·16”爆炸案、周克華蘇湘渝系列持槍搶劫殺人案……

“烏老在現場,我們心里有底。”公安部刑偵局刑偵基礎工作處調研員程偉說。

一次次臨危受命,一次次立下奇功。上千起案件的偵破,使烏國慶成為中國刑偵界的傳奇。

誰又能想到,這位“中國的福爾摩斯”,也曾在剛走上工作崗位時“稀里糊涂”、無從下手。

當時,上海發生一起婦女疑似上吊案件。在現場,烏國慶認為人是自殺的,而一位老刑警卻得出相反的結論。老刑警分析,死者的家離上吊處要經過兩塊豆地,而這名女子的襪子卻是嶄新的。這說明,死者不是自己走過來的,這不是自殺,而是他殺。

要看細節!在此后漫長的刑偵生涯中,這次“失敗”時時警醒著烏國慶:紙上得來終覺淺,理論與實踐的結合絕不簡單。

2007年,山東發生一起滅門慘案,家里女主人、老人和孩子三代人被殺。在案發現場,一包不起眼的咸菜引起了烏國慶的注意。

經過檢測,這包咸菜與被害人家中大缸里腌的咸菜一模一樣。根據這包咸菜被丟棄的位置和其他因素,烏國慶分析咸菜是被害人送給兇手的,這名兇手應該是被害人的親戚。

按照這個方向,犯罪嫌疑人很快被鎖定并抓獲。

一包咸菜、一節電池、一個被咬了一口的蘋果……復雜的案發現場,許多容易被忽略的細節,都逃不過烏國慶如炬的目光。他從細微之處發現的線索,往往為案件偵破找到至關重要的突破口,指明正確的破案方向。

“為刑偵事業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公安部刑偵局局長劉忠義這樣描述烏國慶的一生,“生命的最后幾年,他與我們談起的仍是案子,還有哪起案件沒有破,案件偵辦中還存在哪些紕漏。”

責任:給生命以最大尊重

見慣生生死死、熟悉血腥的氣味,老刑警的心往往“很硬”。

在老伴曹秀彭眼中,烏國慶最大的好處就是“什么都拿得起放得下”“能吃、能睡、還能干”。

錚錚男兒,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無論多大的案子,何等棘手的案情,同事們看到的總是烏國慶冷靜的面孔。

但在某些時刻,老刑警的心,會很軟很軟。

1999年畢業后進入公安部就在烏老身邊工作了10年,國際合作局東盟處處長仵建民熟悉他的每一種表情。

當烏老逝去的噩耗傳來,浮現在仵建民腦海里的,是他落淚的樣子。

當時,烏國慶奉命去調查某地發生的一起疑似冤錯案件,相關人員已被執行死刑。回來后,烏國慶久久嘆息,沉默不語, 淚水在眼圈里打著轉。

這個冤錯案件最終被糾正,沉冤得以昭雪。“這是我見過的烏老唯一一次落淚。”仵建民說,“他常常告誡我們,對案件偵破要謹慎再謹慎。我們工作不盡職,就有可能導致一個生命的逝去。”

凡是犯罪必有現場,凡有現場必有線索。正是出于對生命的尊重,烏國慶對現場工作格外執著。

1997年退休后,被公安部刑偵局返聘的烏國慶仍然戰斗在偵破大案要案的第一線。他在現場辦案凡事親力親為的狀態,讓人們很難意識到這已是一位退休老人——

下了飛機火車不先聽匯報,從來都是直奔現場;

在現場要親自看、親自摸、甚至要親自聞一聞;

盛夏時節,不顧阻攔跳下1米多深的爆炸坑,趴在坑底細細篩查;

寒冬臘月,帶著年輕人一道在刺骨的冷水中清洗爆炸殘渣,找尋蛛絲馬跡;

……

同事們追憶著,講述著,感慨著。

或許在烏國慶自己看來,這些都是“分內之事”。在一次全國公安機關電視電話會議上,他由衷感慨:“曾經有多少次,一邊面對的是血淋淋的現場,一邊面對的是群眾充滿悲傷和期待的眼神。我知道,那眼神中充滿著對生命尊嚴的渴求,充滿著對公平正義的呼喚,更充滿著對黨、對人民警察的信任和期望。”

傳承:金色盾牌永不褪色

烏國慶曾動情地說:“是黨的培養,才讓我有了今天的成績。”

新中國成立時,13歲的烏國慶連漢字都不認識幾個。在黨和國家的培養下,走出內蒙古茫茫草原的少年,一步步成為刑偵領域的泰斗。

正是對黨、對國家的感恩之情,讓烏國慶為刑偵事業耗盡心血,對人才培養格外上心。

“走不動了,干不了了,他想的是刑偵事業的傳承,惦記的是刑偵工作后繼有人。”劉忠義說。

為了將研究成果和實踐經驗傳授后輩,老人像小學生一樣端坐在辦公桌前,從零開始學習用電腦,一絲不茍地制作授課課件。

在一些爆炸案現場的處置中,烏國慶傳授的寶貴經驗,不僅對破案有用,關鍵時刻還能“保命”。

2004年11月,在重慶一起爆炸案的偵破過程中,當地刑偵人員按照烏國慶此前傳授的經驗,沒有打開犯罪嫌疑人家中的卷簾門,而是用切割機將之切開,進入現場后自帶電源開展勘查工作。

經過現場仔細勘查,犯罪嫌疑人分幾處放置共20余公斤炸藥,引爆裝置均與電源相連。現場辦案同志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設想。

老伴曹秀彭做過統計,退休后,烏國慶的工作強度不減反增,每年出差都在200天以上,“比我上街買菜的次數還要多”。

這些出差,除了辦案,便是在各地授課,培訓刑偵技術骨干。

即使難得地在家停留,烏國慶也總是在總結自己的辦案經驗,提煉辦案指導理論。他主持研究論證了“爆破現場再現法”,能在自殺式爆炸案件的死傷人員中準確查出元兇,并參與編寫了《刑事偵查學》《爆炸犯罪對策學》等統編教材。

“你在挑戰中磨礪,在壓力下迸發,用自己的職業生涯,見證了中國刑警的成長。從意氣風發到兩鬢斑白,從一粒種子到參天大樹,你深深扎根在你眷戀的這片沃土……”

2011年,在第四屆“我最喜愛的人民警察”評選中,烏國慶當選并被授予“終身成就獎”。組委會寫下的這段致敬詞,正是烏國慶一生的寫照。

金色盾牌,永不褪色。

打擊犯罪的戰場上,他功勛赫赫;言傳身教之下,后輩正續寫輝煌。忠誠的警魂,化作夜空中璀璨的星,照亮新的傳奇之路。

分享到:
急速赛车官网